黔东南新闻网
首页 黔东南时政 社会综合 法制 民族风情 文化旅游 黔东南故事

实现法治价值推动宣传思想文化工作法治化

发布时间: 2019-03-13 18:29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编辑: admin

  党的以来,习总系列讲话多次强调法治理念,强调要依法治国,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深化改革、推动发展、化解矛盾、维护稳定,更好发挥法治在国家治理和社会管理中的作用。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首次以全会的形式聚焦依法治国的战略问题。宣传思想文化工作是党和国家全局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重要方面,做好宣传思想文化工作,要积极贯彻依法治国的理念,大力倡导和弘扬法治价值,善于运用法治思维、法治方式开展宣传思想文化工作,推动宣传思想文化工作步入法治化轨道,促进法治理念在全社会的最终普及和落实。

  宣传思想文化工作是在人的头脑里搞建设,建设的是思想、精神,是价值观,其最终要实现的价值体现在人们的头脑里树立了什么样的思想、精神和价值观。党的十五大首次从执政方略的层面提出了依法治国的理念。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首次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提出了“推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巩固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道德基础”,并且要求“加强法制宣传教育,弘扬社会主义法治精神,树立社会主义法治理念”。报告进一步提出要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从国家、社会、个人三个层面,倡导“富强、、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价值观。其中,法治作为一种重要价值,首次明确纳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之中,构成宣传思想文化工作要努力实现和巩固的价值目标,这标志着法治理念从一种治国方略转变成一个社会内在价值观的追求,也标志着宣传思想文化工作价值目标选择的自觉和成熟。

  如果按价值性质划分,宣传思想文化工作要建设和实现四种价值,即经济价值、价值、道德价值、法治价值。经济价值是社会最基本的价值,是人们关于物质和财富的观念和思想,不同的经济价值取向决定了人们不同的财富创造能力和对社会财富的贡献程度。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富而不骄”、“扶贫济困”,体现的是一种积极、健康的经济价值观。社会主义的经济价值观不是贫穷主义,也不是拜金主义,而是一种共同富裕观,是一种先富带动后富的社会责任。、道德价值是人们对自身、社会、政府、国家以及相互间关系的观念和思想,体现的是宣传思想文化工作维护政权稳定、传承文化、教化民众的重要功能。法治价值则是基于对法律、制度的信仰,从法律、制度的角度对某一事物的判断和看法,体现了社会文明和人们思想文化素质的发展程度,关系到社会的长治久安,所谓“立治有体,施治有序”,“以法治也,善则行象德也”。一般而言,这四种价值中,经济、、道德价值属于传统型的价值,法治价值则更多的属于一种现代型的价值。传统价值并不因其“传统”而不为现代社会所需要。任何一个社会任何时候,经济、、道德价值都是最基本、最核心价值。习总:“国无德不兴,人无德不立关,一个国家、民族如果丢失道德价值,就关系到一个国家、民族的‘精神独立性’问题,就会沦为其他国家的‘应声虫’。”但是,与、道德价值不同的是,在人类社会的不断演进的过程中,法治价值的重要性与日俱增,“法治”的语言是一种更为实用、更为通行的文化语言,社会成员内部、不同的国家和民族之间,更容易在守法和维律的权威方面取得一致。因而它是一种更为现代型的价值。法治价值的确立是现代社会成熟、定型的重要标志。宣传思想文化工作不仅要致力于实现传统的经济价值、和道德价值,还要实现代型的法治价值,巩固人们共同的法治思想基础。这是宣传思想文化工作价值目标发展的一种客观趋势。

  当前,我国改革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社会稳定进入风险期,社会发展步入两个“百年目标”阶段,国家治理进入制度现代化阶段,宣传思想文化工作作为党和国家工作重要组成部分,必须着眼于如何更好地促进和实现社会的法治价值。

  第一,更好地围绕中心、服务大局的需要。随着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的深入推进,社会的生产方式、分配方式发生巨大转变,人们的经济关系和社会关系经历深刻调整,经济转轨、社会转型成为当前这一时期最重要的特征。各种发展中的问题,以及发展起来的问题同时出现,交织一起,深化改革、推动发展、维护稳定的重任更加突出更加紧迫。如何在推动发展的过程过程中有效保持社会稳定,如何在深化改革的过程中顺利实现社会转型,始终是当前中国社会面临的一个核心问题、核心任务。而解决这一核心问题,必须要有新观念新思路,对各级领导干部来说,要确立和形成法治价值观,具备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深化改革、推动发展、化解矛盾、维护稳定的能力。宣传思想文化工作要着眼于倡导社会主义法治价值观,弘扬法治精神,提高人的法治思维,完善人的法治人格,增强人们运用法律武器观察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最终达到深化改革、维护稳定、围绕中心、服务大局的目的。

  第二,更好地统一思想、凝聚力量的需要。当前社会呈现多元多样多变的发展态势,各种观点、思想竞相呈现,各种主义、迭出不穷,多元化带来了社会的活力,激发了社会想象力,但是没有原则的自由也容易引起社会撕裂,分散社会凝聚力。特别是网络谣言、极端思想和腐朽的价值观的流传和泛滥,不仅了毒害人们的心灵,也危及到国家和社会的稳定。宣传思想文化工作,在这种环境下,既面临着挑战,也要寻求变革的机会。如何有效的统一思想、凝聚力量成为一个亟待破解的时代难题。信息是否真实、自由的底线是什么、评判的标准是什么,等等,这些问题如果沿用传统的手段、办法进行判断,不仅难以奏效,也不合时宜。宣传思想文化工作超越了用一道行政命令、用一篇权威社论、用的一个表态就可以统一思想的时代了。新的环境下宣传思想文化工作必须寻求观念创新、手段创新,善于多元中立主导、多样中立共识,特别要善于运用法治的手段,划定边界、规定底线,用法治手段统一人们的思想,因为法治的手段相比于其他手段,在统一思想方面最大的优势是“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因而更经得起实践检验、符合公众认知。

  第三,宣传思想文化工作自身成熟、定型的需要。宣传思想文化工作只有对自身的功能定位、目标任务、指导思想等等,有一个清醒、自觉的理论认识,在实践中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制度体系,并且能够熟练有效的运用制度治理各项工作事务,宣传思想文化工作才能称之为成熟、定型。重视和实现宣传思想文化工作的法治价值,提高全社会的法治精神、法治思维,才能反过来促进宣传思想文化工作者自觉运用法治思维审视自身工作,自觉运用用法治方式开展工作,不断提高宣传思想文化工作的理论水平,在实践中形成一套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制度体系,增强文化自觉、文化自信,不断提高宣传思想文化工作者的制度执行力和治理能力,使宣传思想文化工作更趋成熟、定型。

  在全社会倡导和实现法治价值,特别重要的是,必须要以法治思维法治方式开展宣传思想文化工作,在法治轨道上推动各项目标任务的落实。没有宣传思想文化工作本身的法治化,就不可能在全社会倡导和实现法治价值。

  第一,以确立人们的法治思维为目标任务。法治思维是基于对法律权威的固有信念,运用法律的方式思考和判断问题。法治思维是权衡思维、理性思维和建设性思维,注重瞻前顾后、常规持久和公平公允。与法治思维相对应的是权力思维、情理思维。法治思维要求人们正确处理法律、权力、情理的关系,在思考问题、解决问题时基于法律事实,做出公正的判断和选择,排除权力、情理对法律的干扰,坚守法律对于权力、情理的约束底线,确立“法大于权”“法大于情”的思维准则。宣传思想文化工作的法治化要求各项工作活动,包括新闻、理论、文艺、出版等,必须以倡导和实现人们的法治思维为目标任务,在实践工作中建立有利于实现法治思维的工作机制,消除与法治思维相悖的落后、腐朽的思维方式,使人们认识到法律是人民权力意志的体现,是最大的公权力,而不是少数人的权力,法律是绝大多数人公认的常情,不是个别人的私情,认识到确立法治思维就是根本上尊重和维护最广大人们权力和情理,维护真正的社会公平和正义。

  第二,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法治的一个重要原则是权力法定、授权有限原则。它要求任何工作活动都必须有法律的边界,法律既授予权力,也约束权力。作为党和国家工作重要组成部分的宣传思想文化工作,主要是关于人的观念、思想方面的工作,其特殊性在于要求个国家、社会尊重个人的“言论自由”。但是,在任何国家,“言论自由”都是相对的,受法律保护同时也受法律约束,世界上没有绝对的言论自由。这就要求宣传思想文化工作者及其各项活动都必须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要对宣传思想文化工作各种活动事项、行为、权力、义务、责任等,从法律上进行全面、清晰的界定、区分和梳理,使各项工作制度化、法律化,推进法律实施进度;对已经实施的宣传思想文化工作方面的法律要结合实践情况进行完善和补充,使之更加严密完整;对于目前还没有法律调整的宣传思想文化领域的一些行为,要加快立法步伐,防止法律空白。宣传思想文化工作“重在建设,以立为本”。意识形态领域的观点争论,灰色地带的思想观念,不能动辄用的眼光进行评判,要善于通过立法建设,用法来将它们“框”住,让它们在“法”的范围内活动,做到为我所用。

  第三,以符合法治精神的政策手段推进工作。法治的精神是一种公平公正的精神,它包括程序正义和实体正义。程序正义是实现实体正义的前提,实体正义是程序正义追求的目标,两者相辅相成、不可分离。在实践工作中,推动宣传思想文化工作的政策手段是多样的,既有法律的手段,也有行政、教育、等手段。法治的精神要求宣传思想文化工作在采用任何一种手段时必须同时符合程序正义和实体正义,不能以牺牲程序正义来追求实体正义,也不能只追求程序正义而忽视实体正义。只有运用法治精神把实体正义与程序正义结合好,各种政策、手段才能收到最佳的法治效果。相对来说,采用法律手段与法治精神具有天然的契合性,但是在实践工作中,也有一些法律手段的使用没有严格遵守程序正义从而违背法治精神。行政、教育、等手段则比较常见,但在现实中较少注意这些手段的使用对于法治精神的影响。一些媒体的新闻报道,尽管出于维律、正义的目的,越俎代庖,对当事人进行“未审先判”,从而破坏法治精神。宣传思想文化工作要善于运用法律原则、法律制度对各种手段的运用进行规范、程序化,善于将各种行之有效的经验上升为法律法规,善于将党和政府的各种政策、主张变为国家的意志,使依法办事与执行党和政府的政策一致,使程序正义和实体正义一致,彰显法治精神。

  第四,提高宣传思想文化工作队伍的法治素养。做任何工作,人才队伍建设都是第一位的要求。建设一支具有法律学识、法治素养的宣传思想文化工作队伍,既是推动宣传思想文化工作法治化的根本动力,也是实现法治化的最大保障。思想战线上的战士不仅要当人类“灵魂工程师”,也要当维护社会公平与正义的“师”。要善于学习法律知识,掌握文化领域立法活动,提高法治素养,确保自身清正廉洁,确保权力依法公正行使,提高运用法治的语言与群众沟通对话的能力,提高运用法治思维法治方式化解矛盾、推动创新的能力。要改进和规范宣传干部队伍建设机制,选拔和使用具备法治素养的人员,在宣传干部教育中引入法律视角、强化法律知识培训,同时建立对宣传思想文化工作者的法律监督机制,使各种权力行使到哪里、监督制约机制就到哪里,将文化领域的各种权力行为暴露在阳光之下,最大限度减少权力出轨、寻租的机会,确保宣传思想文化工作者公正执法和队伍纯洁。